处处烟波

“亦步亦趋,从遥遥到无期。”


实时播报:
1999年9月出生,北电考号19号,成绩19名,高中19班,很19的男孩子,还有19天就19岁啦! ​​​
我们的小宝贝啊,长大起来真的很快呢。
18岁的你就快要绝版啦。
我多希望你们慢点长大,又希望你们可以为王。
喜欢你,你们,真的都很幸运啊。

啊我的小俊!太好看了

fiveandseven:

悠然似梦lsj:

王俊凯x诛仙手游—饰:逐霜

王俊凯x诛仙x饭修cr:logo

摘抄录

这才是真的我。
自私冷漠尖锐刻薄阴厉凉薄。
哪有什么开朗阳光体贴逗乐隐忍包容。
一路支撑着我走过来的都是不甘与虚荣心。
不过是表现在外,想要讨喜的伪装。
而我对不在乎的人,连装都懒得装。
不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你又算老几。

“可爱不是长久之计  可爱你是啊”

2018/02220这就是街舞发布会现场照片

为今天的小烊打call!!
盐盐的发型和甜甜的你,请给发型师加鸡腿啊~

笑起来还能在可爱一点吗!
头发扎成小辫子太可爱啦~

摘抄录

"无论你考了多少分  能不能去你想去的学校 都不用担心  你能去的地方 会带给你你预想不到的惊喜  你会遇见一些人 觉得相见恨晚  或者遇到一个人觉得在哪里值得 这是命 遇见你该遇见的 接受你所不能改变的  中考高考的迷人之处   不是如愿以偿 而是阴差阳错  "

摘抄录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犹如梦中,
就这样到了六月。
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恰似山是故人眸【1】

※凯千
※伪长篇
※高中生活穿插
※三好学生×叛逆学霸
※双学霸设置

BGM-徐秉龙《千禧》



“如果我八岁 我能踮起脚尖亲亲你 小声地说我好喜欢你

如果我二十八岁 我可以为你单膝下跪大声告诉你我爱你

可惜我十八岁 是个什么都给不了你的年纪 还会发脾气”


更何况,我们来错了时代。
这份需要跨越千山万水的爱情怕是来不到你身边了。


             ────《题记》




01



又到了凌晨。

路上只剩街灯作伴。
一盏一盏的灯就这么有些昏暗的亮着,把黑夜烫出了个洞。



易烊千玺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连续几夜的加班就是铁一般的身体也吃不消。



外面还在下雨,湿漉漉的天气,冷冷的空气,细密的雨“滴答”“滴答”地落在窗台上,雨声有些烦闷恼人。

一楼,二楼....哒哒的脚步声在有些空荡的楼梯间里回响。易烊千玺一个人慢慢在楼梯道里摸黑走着,因为没人愿意出物业费,楼梯道里的灯早就退休了。易烊千玺在包里摸索了半天,总算找到了房门钥匙。


打开房门,扑面而来的烟草味儿迷了他的眼,有些呛。



“你怎么来了?”



愣了愣神,在门口换了鞋。易烊千玺看了看窝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青年强撑着眼睛,电视是他最爱的海贼王,满地的烟,直感诧异。



“你回来了。”王俊凯半梦半醒的揉揉眼睛,没有回答,看清来人后站起来,给了易烊千玺一个结实的拥抱。




…… ……



做完之后两人都是默不作声,易烊千玺也就这么呆愣地望着他,他们似乎有很久不见了,硬要具体给个日期他也懒得算,只知道很久了,说实在点,他还是有点想他。



烟雾就这么缭绕着,易烊千玺不喜欢抽烟,自然也不会。可他喜欢看着王俊凯抽。吞云吐雾的模样,指尖摇曳着迷醉。



王俊凯天生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味儿。



优雅的斯文人,即使抽根烟也是如此。



他懒懒的倚靠在床上,一副慵懒随意的模样,裸着上身隐隐瞧得见些暧昧的红印,他单手夹着烟,王俊凯的手说不上多么修长匀称,却宽厚而又肉肉的,中指和食指夹着易烊千玺叫不出名儿的烟,平日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微微眯了眯,呼出一口气。烟味儿就这么散开来。




易烊千玺看见他眼底浓重的黑眼圈,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以前王俊凯身上从不带烟味儿。而是一股很舒服的西柚味儿。




高中时期若要回忆起来,倒还不算太过遥远,易烊千玺记性不算好,反射弧也长,细微末节的小事就像在沙滩上的写字,一层一层的海浪扑上来,早就模糊的看不清原来的样子。而那些当时认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事情,经过好几年时间的洗涤,早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他们只是平平淡淡的选择遗忘。

高中生活其实也没什么可回忆的,高二分班后他们并没有像言情小说一样仍在一个班,一个文一个理,两个人都在暗暗较劲。瞧见对方名字次数最多还是在光荣榜上,听到对方名字最多还是在别人口中。




高一还在一个班的时候,他们是同桌。


王俊凯天生是学理科的料,对数字敏感的很。而易烊千玺则文科成绩好的人神共愤。他们都是光荣榜上的常客,很自然的他们被老班分在一起。


王俊凯有点儿强迫症,桌角那儿总会放一瓶喝的,两人如果没有怼起来而关系紧张的话王俊凯也总会给他捎一杯。有时候是瓶果汁,有时候是杯奶茶,但大多时候易烊千玺瞧见那儿总是一份中杯的西柚汁。


难怪王俊凯身上总有一股味儿,很清香,很舒服。原来是西柚。他暗暗的想着。也偷偷跟着买了一杯。 刚喝第一口味道并不怎么样,可过了这么久,唯一习惯的也是西柚。




一定要说说他和王俊凯的关系,他也有些哑口。




同学若是做不成了做什么?敌人?可他们倒是奇怪,说是情人得少去情字,说是性爱伴侣或许还得少去爱字。不如勉为其难地称作炮友吧。他总是捉摸不透王俊凯的想法。也从来没有过。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王俊凯吸了两口解了烟瘾,眼眸低垂着撇了撇身边的人,瞧着他一副认真的样子便掐了烟头,轻笑着问。




“也没什么,突然想起高中时候了。”易烊千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老老实实地回答,当然了,心里在想什么他是不会就这么说出来的。




“嗯,说起来罗老师生日就在下周二吧?周荡给我发消息,说是同学们聚一聚。”王俊凯也没继续追问,提到高中生活也就想起了这事儿。




罗老师是他们高一时候的语文老师。


罗老师语文教的很好,上课却与其他老师不大同。他没有一些老教师的古板严肃,上课时总是乐呵呵的,很随和,上课的方式倒是很难得的舒服。




“你去么?”易烊千玺下意识地问道。



“当然去啊,不过下周二似乎有个会议,可能会晚一点儿,要一起么?”王俊凯挑眉顺口问了句。




“不了。你忙你的。正好也很久没见班里的同学了,我早点去。”易烊千玺忙摆摆手,他倒是无所谓。




“嗯。”王俊凯低低的应了一声,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已经连续三天睡眠都只有四小时左右了,严重不足。可他有个认床的毛病,在外面也睡不好,睡眠浅,不舒适。只有在易烊千玺这儿,他总是格外的安心。




易烊千玺打了个哈欠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地落在窗台上,地上,闷热的空气和烦闷的雨声交织在一起,促使着他不经意间回忆起并不太有趣的高中生活。





02



易烊千玺一直很喜欢夏天。
即使后来在这个季节经历过那么多事,在后来也去过不少的地方,各地的风俗人情却都抵消不了他对南城夏天的那股子眷恋。



南城是座临海的城市,夏天偶尔的时候下些雨,或许是为了衬托气氛,时而大时而小,不算太闷热的城市里经过雨的洗涤倒是更清爽了。凉凉的海风吹过来倒是说不出的舒服。




易烊千玺刚经历过人生中第一次重要点儿的考试─中考,考前的紧张感在考完后倒是完全消失了,整个人轻松了不少。眼圈下的浓浓的黑色也散去了。可他还不能完全放松,中考他填的志愿是重点高中一中,一中不论是师资力量还是学校的威慑力在当地都是属于顶尖的。




他倒算是发挥不错了,分数超了分数线大抵几十来分。稳打稳的出现在光荣榜的第一排。他们的光荣榜向来是五名一行。易烊千玺母亲看了分数也是喜笑颜开的,向来严肃的父亲倒也咧了嘴。一中设置重点班已经好几年了,开学就会有场分班考,也算是摸底考。


易烊千玺做了张卷子练练手之后也有些无聊,他倒是挺期待高中生活的。





03



很快就到了分班考的日子。



易烊千玺起的很早,慢悠悠地梳洗完之后才刚刚六点四十。




到一中的路程并不算远,挺近的。走路照易烊千玺这个速度估摸着也只要十来分钟。父母工作很忙,这时候早已经出了门。从冰箱里拿了瓶牛奶和桌子上放的面包易烊千玺就出了门。



这时候是八月下旬了,即将步入秋季的天也稍稍冷了点,易烊千玺穿了件白色套头卫衣就出了门,天已经大亮,湿润而清新的空气带给易烊千玺好心情,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嘴里随意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一边吃着面包,不紧不慢的往学校走去。



走到学校里才六点五十多,还早得很,分班考的考场号和座位号都贴在校门口,所幸来得早,这时候没有几个人,易烊千玺很轻松的就找到自己考室号。




“三楼多媒体教室...”易烊千玺嘴里嘀咕着,一抬头却望进了双眼睛。




很深邃的眼眸,带着满眼的寻味。易烊千玺仅仅只是对视两秒就很快撇开,甚至连他的脸都没看。他懒得将时间耗在这上面,转身去找考室。




考室里人也基本来的差不多了,认识的就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闲聊,也有认真的就在座位上看书,易烊千玺在门口找到自己的座位,刚坐了下去旁边一个杏眼的男生就凑过来有些惊喜的说,“诶,你也在这个考室啊!”


“嗯?”易烊千玺抬头眯了眯眼看了看对方,很清爽的薄荷音,头发剪的短短的,眼睛是很好看的杏仁眼,可易烊千玺却没印象。


“我叫王源,也是长礼中学的,隔壁八班。”王源看见易烊千玺有些疑惑的样子,耸耸肩解释道,“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你,光荣榜上经常看你嘛,名字又特殊好认。”



“噢,你好。”易烊千玺淡淡的打了个招呼,抬眼又看了看他,算是记住了。


“诶,听说这次考试题目会很难啊。”王源就在一旁坐下,从口袋里拿出颗糖吃。


“不清楚,反正平常心对待吧。”



很快就打铃了,监考老师抱着卷子走进教室,本来稀稀散散站着的人也回到自己座位上安分坐好,等着发卷。



确实像王源说的那样,分班考的卷子不似毕业考题目那样容易,这次考试或许是想摸摸大家真水平,题目出的很是刁钻,许多题不转几个弯就死在那儿了。


考室里的人看到题大多都丧了下去,有的还小声的哀嚎两句。可毕竟时间有限,再难也都拿起笔刷刷的也起来。易烊千玺看着其他人眉头紧皱开始动笔,也笑了笑开始写卷子。教室里安静的很,除了监考老师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全是写字的沙沙声。



这种难度程度对于易烊千玺来说不算什么,暑假时他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易烊千玺是个特别自律的人,他的每一步都是规划过的,即使他走的路不是最短的,也一定是最便捷的。暑假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做竞赛题,他的理科虽不如文科那般好的人神共愤,可事实上也并不差。他极为擅长物理。



一张卷子刷刷几下很快就写完了。易烊千玺做题一直很细心,也养成了检查的好习惯,把卷子从头到尾在看了一遍,没有发现漏题或者抄错的情况。易烊千玺对自己向来有把握,低头看看手表,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便把卷子折了起来,望向窗外发呆。


他一只手撑着下巴,却突然瞥见窗外有个人走过去,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看起来是个学生。正好背对着,易烊千玺瞧不见他的脸。正疑惑着考试的时候怎么会有人在外面走动,便想起来一中考试是可以提前交卷的。窗外的人一闪而过,易烊千玺便也收回目光,继续神游。


他心里直直感叹这人真是有信心,早早的交了卷可倒是自在。这种事儿他也只敢想想,饶是写完了他也不会提前交卷,在他看来这事儿就带有些叛逆的精神。想着想着,收卷铃声就想了起来,易烊千玺停了想法,等着同学来收卷。




04

分班考试的试卷很快就改完了,学校早早发来通知去看分班情况,也就意味着开学了,正式进入高中生活。


易烊千玺起的还是很早,早晨晨跑完瞧着时间还早便在家里吃早餐,易烊千玺母亲要出差,便索性留在家里吃了早饭在走。


坐在餐桌上,两个人倒是没什么话说。易妈妈对易烊千玺一直很放心,很少操心他学习上的事情。


易烊千玺吃东西时很少说话,总是不急不慢的吃着,动作很优雅,这和他良好的家教有很大的关系。


“等会儿去学校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家里到学校很近,我走路去就好了。”易烊千玺没有抬头,一边慢慢的咀嚼一边乖乖的回答。他倒是不大愿意和母亲一起出发,总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嗯,上次分班考试怎么样?”


“应该不会太差,题目有些刁钻,但都做出来了,不出意外进重点班没问题。”易烊千玺不假思索的说,重点班是按中考成绩和分班考成绩综合起来的,易烊千玺倒是并不担心进不去。


“到了新的班级,也要和同学们多交流交流,不用整天只知道学习,要注意人际关系。以前就很少看你出去活动。千玺,妈妈希望你要学会和别人相处。”易妈妈还是忍不住,初中班主任曾向她反应过易烊千玺的情况,学习很好,就是很少与同学打交道。看着易烊千玺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她还是说了几句,“爸爸妈妈工作忙,可能忽略了你这方面,但...”


“我知道了,妈,我会注意的。我吃好了,先去学校了。”易烊千玺看着母亲的样子有些无奈,站了起来堵了母亲想继续说下去的话,说完便背起放在一旁的书包,顺手拿起牛奶出了门。


轻轻的关门声敲在易妈妈的心上,她不是没意识到他们之间逐渐有了扇门,只是她也没有办法。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05


易烊千玺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他们似乎都是高一的新生,围在那儿看分班的情况。


易烊千玺尝试着挤进去看看自己在几班,可最终是白费劲。正愁神的时候,有人喊了他一声。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扭头看了看,瞧见一个白衣杏眼的男生站在一边有点兴奋地看着他。稍稍回忆了一下,似乎叫王源。


“好巧啊,我俩一个班呢,都在一班。”


王源来得早,一来便去看分班情况,随便撇了撇第一眼就看见易烊千玺的名字在第一行,一直往下看便也找到自己的名字,新的班级里有老校友倒是让他挺开心的。他本身就自来熟,再看见易烊千玺还在看班级就直接喊他了。



“一班?”易烊千玺闻言看看他。



“嗯,重点班啊,想不到我居然还有机会进重点班哈哈哈。行了不说了,走,咱去班里去吧,应该有人到了。”



“嗯。”


一班在三楼楼梯口左转的第一个班,很好找。班上已经来了些人,老师还没来,便也都是在闲聊着,眼里洋溢着欢乐。


座位还没有安排好,王源和他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便拉着他闲聊。



“你刚没看到分班表吧?王俊凯和我们一个班的诶。不过刚我看了一圈他好像还没来。”王源在他前面坐下,有点神秘兮兮地说。


“嗯?”易烊千玺歪歪头,王俊凯这个名字他没什么印象。



“就王俊凯嘛,我以前和他一个班,你是不知道,他多恐怖...”王源说着就做了个受到惊吓的表情,“你不认识他?”


“不认识。”易烊千玺老老实实的摇头。


“哎我还以为你们学霸都互相认识呢。”王源有些可惜的摇摇头,咂咂嘴接着说,“不过他平常也挺少和别人讲话的,我俩一个班一起说过的话我一双手都数的过来!”


“嗯,那你说他恐怖?长的吓人?”易烊千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摸摸鼻子问。



“哈哈哈,你是不是都不关注学校里的新闻啊?”王源听着他这么说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说他恐怖啊是因为他太神了,还记得之前有次数学考吗,题目特变态,有人去问他考得怎么样,他说一般。我们愣是没琢磨出他这个一般是什么意思,后来卷子发现来一看,呵,他满分。我们都目瞪口呆,连我们数学老师都夸他了,老李你知道吧,平时那一脸严肃样,就没见过他夸谁...”



王源满脸愤恨的神情让易烊千玺轻笑了笑,说起来确实那次数学考试题目特别刁钻。易烊千玺那次正好有点头疼,导致分数也不怎么高。听说全年级就三个满分,隔壁八班的王俊凯就是一个,他们数学老师倒是提起过,满脸的称赞。不过易烊千玺也只是稍稍感叹一下,便没放在心上。自然是记不住王俊凯了。



王源见易烊千玺似乎有点感兴趣,便拉着易烊千玺扯东扯西,一会儿说王俊凯特别高冷很少和他们玩,一会儿说他理科成绩特别好,平时不会的题目去问他,他看一眼就能给答案。还很有耐心的给他们解释。还说虽然很多人去问题目却大多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正说到这儿,王源却突然闭嘴,头转了过去,眼睛直直的望着门口不说话。



易烊千玺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只看见一个黑色卫衣的男生站在门口,他头有些低着,逆着光看不清脸。耳朵里塞着耳机,易烊千玺想或许是在听歌。他个子高且清瘦,头发短短的有些凌乱,一股慵懒漫不经心的味儿透出来。易烊千玺愣了愣。



王源仿佛看见他有点疑惑的样子,稍稍的扭头向他小声地解释,“他就是王俊凯。”



易烊千玺点头释然。却看见王俊凯抬头环视教室一周后直直地朝着这里走来。易烊千玺正疑惑着难不成是找王源时,他就一屁股在易烊千玺旁边的空位上坐下。



“………”


他抬头看看才发现,在他和王源聊的过程中,班里人差不多都来了,认识的都成群坐着,这时候只剩他旁边有个空位。


刚刚还在和别人谈论的主人公突然出现在他身旁,易烊千玺饶是在镇定也有些难免的尴尬,王源已经扭过头和他旁边的人聊的火热,易烊千玺一个人捧着本书和周围都在和新同学打交道的情节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毕竟这会儿王俊凯算是他的同桌了,易烊千玺只好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易烊千玺。”



那人坐在座位上一声不响,意识到旁边的人朝他说话便扭过头,眼神冷冽清幽,伸手把耳机取下来,缓缓地说“你说什么?”


易烊千玺很有耐心的重复了一遍,“你好,我是易烊千玺。暂时是你的同桌。”



“易烊?”王俊凯挑挑眉看着他。



“我姓易,出生在千禧年,烊是欢迎的意思。”易烊千玺知道他误会了,便直视着他轻声解释道,不少人会误解,他倒是习惯了。



“噢,王俊凯。”王俊凯淡淡的看了看易烊千玺又扭过头去想着自己的事。



借着王俊凯转头的机会,易烊千玺也一边打量他。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王源那时候会笑了。



如果王俊凯这长相是恐怖的话,那他们都是惨不忍睹了。


最先注意到的是他身上的味道。
一股很清新,很干净舒服的味道。



其次是眼睛。
王俊凯最突出的是眼睛。很狭长,眼角微微上挑着,是很好看的桃花眼。黑色的瞳孔里流光溢彩,干净的像一汪泉水。他睫毛也挺长,投下的暗影倒在他脸上。他头发还是有点乱,似乎有点过长了,微微遮住浓密的眉毛,皮肤也很白。他个子高又瘦,气质很好,整个人透出一股生人勿近,却又带着一丝随意。像山间缓缓流出的溪水,干净澄澈。这样的好模样易烊千玺用漂亮来形容显然不合适。倒是惊艳的。不过,他总觉得有些眼熟。


易烊千玺想了想,他对别人的长相从没有多在意,可是稍稍好看点的他多少会有个印象。他有股说不出的熟悉感,却又想不起。憋不住话,还是弯了弯手指轻轻敲了敲王俊凯的桌子。



“嗯?”



王俊凯闻声撇了他一眼,狭长的眼睛里是漫不经心,轻哼了一声,算表示问他有什么事。



“我们是不是见过?”



“噗。”王俊凯却没回答他,嗤笑了一声,似乎是没料到他会蹦出这样一句。狭长的眼睛眯了眯,眼角上挑着,“同学,搭讪也别用这么老土的方式啊。”王俊凯也不斜眼看他了,转而稍稍歪头一手撑着下巴盯着他,眼底全是戏谑。



“………”


易烊千玺见王俊凯没打算回答他反而满脸戏谑的样子,也没觉得尴尬,扭过头安心看书,想着应该是没见过了。


于是他也就忽略了少年深邃的目光。
探究与玩味充斥在眼睛里。不过很快就回过头想他自己的事。两个人各有所思。


在很久很久以后,易烊千玺曾想过如果他一开始没有问那句话,他们之间会不会就一直不温不火的相处,直到高二分班再无联系。可又很快摇摇头,没有如果,有些人天生就是命中羁绊,隐隐中就会被牵扯在一起。就算没有王俊凯,也不会有后来的易烊千玺。


就这样,高中生活正式开始了。

摘抄录

"我始终觉得没有哪个人
  能完完全全的了解我
  看光我的劣根性 我的阴暗面
  我埋在温和表面下的偏激和歇斯底里后
  还爱我
  所以我不试图与你坦诚相见
  让你看到我的大半不好 或者大半好
  你也不必完全了解 适当宽容就足够" ​ ​​​

我的少年们!!
老公太优秀你们真的不懂啊啊啊啊!
帅到昏厥!
还有易烊千玺!
把外套脱掉了!
啊太太太好看了!
我爱你们!新年快乐

情人节快乐

※wink有私设
※牙疼也是我编的别当真
※只借用两个孩子的名字与蒸煮无关
※情人节快乐



邬童最近有些牙疼。

疼到废寝忘食,坐立难安。



拿着一面镜子,他使劲张开嘴试图看看牙齿是否有哪儿肿了,可看了又看,他只觉得自己口腔很干净,牙齿也很白。

“保持的不错。”他想。


看了半天,邬童实在看不出什么,反而差点把舌头给咬了。



“嘶...”
倒吸一口凉气,牙齿猛地传来一阵痛感,邬童实在没法儿了,干脆双手捂住半边嘴,痛感让他整个五官挤在一起,本来面目狰狞的样子,在他那儿倒有点可爱。



“嘿,你干嘛呢。捂着嘴,饭也不去吃。”


尹柯在食堂张望了半天,想起邬童或许还在教室就来找他,刚走进教室却就看见邬童面目狰狞的捂着嘴,像个...傻逼。



邬童本来有点阴沉的脸色在看见来人是尹柯之后就瞬间烟消云散了。


“尹柯!”
邬童满脸委屈巴巴。


“……”
“咋的了,你被打了?校草位置被抢了?英语又没考好?”这时候教室里没什么人,尹柯随便往旁边桌子上一坐,看着邬童满脸委屈的样子歪头想了想,冒出一连串问号。



“……”


这回轮到邬童无语了。


“你这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啊?”邬童有点搞不懂他在想什么,逼问尹柯。
“想你啊。”尹柯面不改色的说。
“……”
“算你赢。”邬童有点脸红,扭扭捏捏地说着话。



“哎说认真的,你刚到底怎么了?”尹柯耸耸肩,感到有些口渴便拿起一旁的水喝了两口。水瓶上的水珠顺溜地沿着嘴巴滑过喉结,滑进了衣服里。



邬童看着尹柯喝水的样子,不禁吞了吞口水,也感到有些口渴。他用舌头舔了舔牙床:

“我牙疼。”

“噗。”
本来好好喝着水,一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岁月静好的模样,最终还是保持不了多久。尹柯被邬童这句话给呛到了。

“你就牙疼?看你刚那副样子,我还以为你被打了。”尹柯愤愤地看了眼坐在对面满脸无辜的邬童,拍拍胸口顺着气。

“是真的很疼啊!”

说出来连邬童自己都奇怪,他打小身体就好,就是流感最旺盛的春季他也丝毫没有影响,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该干嘛干嘛,牙疼这种问题他就从没遇到过,这次还真是稀奇了。
邬童也学着尹柯的样子歪头想,想着想着就走了神。


“哎邬童,你刚不还喊疼,现在呢?感觉怎么样?”尹柯看着邬童走了神,两条腿就晃了晃,幸亏桌子稳,没有影响。他突然想起来,喊了声对方。

“嗯?”

“我说你牙还疼吗?”

“诶?好像..好像不疼了。”

邬童也才反应过来,刚刚还有一阵痛感传来的牙齿现在似乎静了下来,邬童用舌头舔舔牙床,什么感觉都没有呢。似乎真的不疼了。

“真的不疼了!”邬童惊喜的大喊。惹得教室外路过的人也禁不住往里看了看。


“……”尹柯也不晃腿了,用像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邬童,满嘴鄙夷,“你装的吧?”

“没有!刚真的特别疼。”再说了,我骗谁也不骗你呀。邬童暗戳戳的想着。脸上却嘿嘿的笑。

尹柯:“……”

“傻子。”尹柯轻不可闻的说了一声,不等邬童听清便双手撑着桌子下来,扭身出了教室,“不疼就吃饭去了,饿死我了。”

“诶柯柯等等我!”

牙齿不疼的邬童格外高兴,也起身出了教室去追尹柯。
不,去食堂吃饭。


……   ……



第二天。

尹柯坐在座位上,眉头微微皱着。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七点过二十三了。邬童还没来。


这若是放在别人身上他自然不用担心,可邬童每天都来的很早,虽然不是为了早读,为了和他聊会儿。可今天离上早自习还有七分钟,邬童还没来,有点不对劲。


扭头看看空着的那个座位,尹柯越想越不对,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正想着,邬童就推门而入。还是平常那个样子,只是脸色不太好。


他刚做到座位上,上课铃就响了,班主任跟着进了教室。

尹柯趁着老师写字悄悄的扭头看了看邬童,他脸色还是不怎样好,正在伸手揉了揉头发。尹柯悄声问了句怎么了,邬童却朝着他笑了笑,脸色逐渐缓和,说没事。他也只好作罢,扭头上课。


可心却安不下来。


“怦怦”
“怦怦”

他整节课都在担心邬童,老师说的一个字他都没听进去。

下课铃一响,老师也没有拖堂,直接走出了教室。


尹柯马上转身,“你这又是什么事儿?”微微上扬的语气藏着他的紧张和关心。


邬童也趴了下去,舒了口气。鼓着嘴气嘟嘟的说


“我牙疼。”


“你昨天不是好了吗?”


“不知道啊,我昨晚回家后又疼起来了。今早也是一样。现在又不疼了。也不知道怎么了。”邬童又抬手抓了抓头发,满脸委屈。


“……”

“你这都是什么破毛病,今天去医院检查下吧。”
尹柯撑着下巴,还是给出了最靠谱的建议。


…… ……


邬童一直都很听尹柯的话,所以他一下课就请假去了医院做检查。


他乖乖躺在靠椅上,张开嘴等着医生检查。



“诶我说小伙子啊,你这牙齿根本就没问题啊。”


有些上了年纪的医生看了又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毛病,只好为难的说。邬童的牙齿非常好,牙龈也没有发炎,简直不能更健康了。


“???”
“那为什么我牙疼的死去活来了。你这怕是个假医院吧。”邬童满脸不相信,就差把问号写脸上了。说着,他的牙就传来一阵痛楚。


“嗯...或许你找找外在因素吧。”医生摸了摸花白的胡子,笑眯眯的看着邬童,让他一阵发寒,给了个不靠谱的建议。


邬童简直想去投诉,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


回到家里,他决定听话的找找外在因素。


学校里疼了又不疼。
那时候尹柯刚好出现。
家里一直疼。
那时候尹柯一直不在。
学校里头不疼了。
那时候已经见到尹柯了...


邬童一拍脑门,他想他知道他该去哪儿治疗牙疼了。


……  ……


听完邬童头头是道分析完,尹柯已经傻住了。


他又歪歪头,又揉揉头发,最终还是不敢相信的满脸带着疑惑问邬童:“所以是...只要你见到了我,牙就不疼了。也就是我不在你身边牙就疼?”

“嗯!”邬童信誓旦旦地说着,就差没发誓了。他相信他的推理绝对没有问题,难不成他那百来集的名侦探柯南都是白看的嘛。

“好...好吧。”尹柯想了半天,最终挠了挠脸,有些尴尬的说。他还是决定相信邬童。也不是这么说,他一直都信任他,从来。他只是在想个好办法...

“那这样好点吗?”

尹柯停了停,脸悄悄红了红,凑身过去抱了抱邬童,脸抵在邬童肩膀上,尖尖的下巴烙得邬童肩膀有些疼。尹柯温暖平缓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邬童也有些害羞。


“嗯,牙不疼了。”

邬童脸也红了红,有些别扭的别过头,脸在尹柯肩膀上蹭了蹭,柯柯身上好香啊。他想着。其实他牙已经不疼了,尹柯身上就像有魔力一样,当他看到他的第一眼,牙就不疼了。或许不说是牙不疼了,是牙疼不疼也不在乎了。有柯柯在,牙疼算什么呀,当然是柯柯重要。他就这样抱着尹柯想,死不撒手。


“柯柯身上好香啊!”
“什么时候才能把尹柯拐回家?”
“要不,牙疼一辈子好啦。”
邬童就这样靠在尹柯身上想着他们的未来,一阵傻笑。



他想,要是牙疼就能和尹柯一直呆在一起,那他愿意牙疼一辈子。

END


情人节快乐!